2014年3月25日星期二

再見千禧BB (Child of Our Time)

非常喜愛由英國廣播公司BBC製作的千禧BB檔案Child of Our Time計劃的主角是25位生於2000年的英國BB,這是一個真實的研究計劃,由Professor Robert Winston主理,追踪孩子們的成長歷程直至他/她們20歲,每年都有特定的研究主題,好像性格發展,性取向等。教授在Imperial College 任教,聲望高而且很有人氣,並建立了個人網站和慈善研究基金,專長有關生育的課題,我愛看他主持節目卻和他的學術成就無關,主要因為他長相有趣、說話生鬼低死,是個可愛老頭,1940年出生的他已經70多歲還活力充沛,那種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深深打動了我,每次看到他,都有“去學點什麼吧”的衝動。 

25位主角的父母當中,印象最深的是沒有雙手、兼雙腳異常短少的女藝術家Alison Lapper, 她選擇做單親媽媽,日常生活要克服的困難比一般人要多,她說最可惜的是沒有手抱抱BB,但仔仔所有起居照顧都由她負責,盡量不要家務助理幫手,努力的她和孩子的關係非常緊密,不過英俊的小男孩今年要上中學,個人的社交圈也越來越大,不免和媽媽疏遠起來,這個改變對Alison來說並不容易適應,可以說不願意接受,不過理性的她對孩子漸漸變得獨立還是感到欣慰。我想,她倆的關係非常穩固,只是相處的時間減少,質量應該不易變差。 

這個節目在十多個年裡頭有很多值得關注的研究,我就對性格發展特別有興趣,很想買下作為參考,可惜沒有出售版本,但是在英國國土就可以免費觀看/重溫,現在唯有看明珠台的轉播,要是到英國旅遊,必定抽空看個夠。

2014年3月13日星期四

培訓行業獨特之處

年紀大了要更珍惜時間,交朋友相對嚴緊,過去數年還是非常幸運地結交了一些好友。當中有個同樣從事培訓工作的“行家”更好像師傅,經常主動分享工作經驗和經營心得,多得他的關照和鼓勵,辭職自己做老闆的初期間才不至太難過,不久將來更有機會成為合作夥伴,共同理想是賺錢之餘,能創造就業機會給一些“被迫”提早退休的朋友們,讓他們的工作經驗和人生智慧繼續貢獻社會,雖然很多構想都是八字還沒一撇,相信只要堅持,他日定有進展。 

培訓這個行業絕對是以人為本,顧客只要對你投入了信任,就傾向把所有有關培訓甚至人才的培養的任務付託與你,基於個人所識有限,和行家保持良好關係是成功滿足客人需要的關鍵;加上“入行”門檻很低,培訓員的素質沒有保證,有些國內的機構更聲明只會聘用有口碑的培訓師,沒有公司做推薦的已經很難單打獨鬥式的打開大陸市場,由此可見,好的“班底”對培訓公司的發展甚為重要。另一方面,行家亦等同競爭對手,越多越不利,如何在競爭對手和合作夥伴的角色之間取得平衡,我還在努力學習呢!

2014年2月28日星期五

最想成為哪個國家男士的太太

早幾天去了西貢午餐,嘗試了一間規模很小、只有6張台的西式餐館,享受食物的時候,鄰座來了一個黃種人媽媽和她的混血兒BB, BB坐在兒童位很安樂地吃餅乾,好奇的BB不時望向我,她/他漂亮的面容每每令我幻想下嫁外國人,生個混血孩子。不是說港男不好,而是數據所得,混血兒的DNA多能承傳兩族人的優良品質,生來就更健康和聰明,更容易擁有美麗人生。 

我對膚色沒有揀擇,反而對不同國家的人有不同看法,最嚮往的是英國人,接著是德國人,之後是加拿大人,最不可能應該是美國人了,怎能接受愛槍的人,不斷花錢買槍和彈藥就是為了不去用它們嗎?很難相信抱有以暴易暴心態的人會追求和平。唉,想起死在槍管下的學生就難過,聽到槍械協會的人就感覺魔鬼就在身邊,總的來說就是可怕,連去美國旅行都不想。那為什麼英國呢?不能忘懷殖民地的氣氛嗎?想要高舉英國旗嗎?當然不是,最愛聽英國人講英文呀!對他們產生好感的還有幾年前發生地鐵爆炸恐怖襲擊,乘客們有秩序地逃離危險範圍,那種安然的姿態就是泱泱大國子民的氣度,看在眼裡很受落。另一個讓我感動並且深刻反省的是2012年倫敦奧運的開幕表現,就是非常喜歡他們拿英女皇開玩笑裡表達的幽默感,而007Mr Bean也是值得他們驕傲的人物,就像舉辦奧運一樣,是一件值得國民驕傲的事情。身邊很多朋友覺得娛樂性比上次的北京奧運開幕禮弱得多,簡直就是沉悶,聽了很多類似的評價之後,忽然醒覺英國的表演是做給英國人看,北京的表現是做給世界看,所謂的中國特色就是不到肉的華麗,英國就在展示國有傳統,充滿“我就是這樣”的自豪感,值得尊敬。 

題外話,再讓英國人統治好嗎?唔,我有自理的能力,前路在我手,不用遠方人操心。

2014年2月24日星期一

權力的鬥爭

看了一套關於爭奪皇位的美國宮廷片Game of Thrones by HBO,除了慣常的權力鬥爭和打鬥場面,更有魔法和喪屍,有人在International Movie Database把劇集列為人生必看的35套電視劇之首,評價之高可見一斑,包括了所有賣座元素的大型電視劇製作把我的心牢牢扣穩,極速完成了第二季共10集,果然是萬眾期待的貨色
 
雖然人物關係複雜,角色眾多名字特長,還是記得有條不紊,絕對是腦袋選擇性記憶的結果。除了劇情記得穩,對一些影像凌厲的畫面都記憶深刻,當中包括了漂亮的森林、堡壘和大雪山,真是湖光山色、春夏秋冬的變化,都迅間在電視裡出現,我想,如此逼真的特技,已經沒有分真假的必要。至於對白方面,都寫得精彩,其中一個關於權力的問題很值得深思。話說在古代的一個村落,村裡的三大巨頭開會,他們分別是族長、長老和最富有的族人,他們都覺得自己和對家二人勢均力敵,而且已經勢成水火,開會前分別賄賂了四周的守衛,並買通劍客要殺死其餘二人,試問在這個情況下,誰人最有權力呢?你可能會說是拿劍的人,因為他操控了生殺大權,換轉你是那個劍客,你會殺誰呢?如果是良禽擇木而棲的心理,劍客會留下最有權力的人來依附,所以權力其實好像神鬼之說般存在人的信念裡,族長也不一定有勝算。 

劇中的首相是個忠於皇帝的朋友,身邊的大臣和皇后卻各懷鬼胎,皇帝死後不久首相便被處死,女兒目睹父慘親遭處決後落荒而逃,並必須隱藏身份扮作平民,每當有人問起父親的死因,她還是忍不住說死於忠心。我問身邊的朋友劍客應該殺誰,他/她們有著不同的答案,各有各的理由,那些選擇保護族長的朋友應該是最忠心的,真要對他們更好一些。

2014年2月20日星期四

變身大熊貓

有些心理測驗和動物有關,例如讓你變為一種動物,你想要變哪一種;有的問如果讓你帶一隻動物到荒島,帶的是什麼等等,根據分析,動物的特質是個人/對伴侶心理需要的投射,如果很需要自由,會選擇曉飛的動物,需要權利地位就多選威猛的動物,需要忠心的朋友多愛狗等等,解說都合情合理,挺有趣的。

年輕的我想成為海豚,原因有二,一是覺得他們很可愛又聰明,常常跟朋友一起玩,永遠很開心高興的樣子,心裡很羨慕這種無憂無慮的生活方式;二是自己不懂游泳,如果有海豚在水中的本事就厲害了,由是每次看見海豚都會想像一下代入他們的身體會怎麼樣,是發白日夢的好題材。想變成海豚這個想法直至幾年前才發生變化,自從在新聞裡見到她/他和領導人/名人的交往後,就忍不住想變身他們的一分子,他們是誰,中國特產大熊貓!!

四川臥龍的熊貓以下犯上打領導或名人頭臉屢見不鮮,被廣泛報導,身穿藍色消毒衣物的人類不但不會還手,更稱讚熊貓活潑非常,世界上實在找不到其他動物有這種特權。話說“人離鄉賤,物離鄉貴”,熊貓的待遇應該歸入“物”類,就是得到超佳的款待,被送/租借到海外的熊貓是動物園的上賓,日本東京的Ueno Zoo是以年租一百萬美金向中國租了一對大熊貓,能否歸本就不得而知,新聞播映出動物園熊貓區人頭湧湧的畫面,倒真熱鬧。所以嘛,身為熊貓,無論身處中國或者海外,都萬般寵愛在一身,百無禁忌過日神,自從有了變為熊貓的想法,就更多發白日夢的題材,究竟打誰最過癮呢?嘻嘻。

2014年2月14日星期五

借勇氣和耐性

Nick Vujicic 來港演講和訪問都會被傳媒報導,澳洲出生成長的Nick天生沒有手腳,活動受很大限制,看到他就不期然想起Dr Stephen Hawking,只是他的情況更差,如果說坐監失去自由很可怕,像Dr Hawking腦筋這麼厲害的人,靈魂困在一個不停衰退的肉體就更糟,每次看到Dr Kawking的影像心裡都很佩服,比較起來,已經結婚生子的Nick可要幸福得多,幸與不幸,從來都是相對的。 

慶幸有機會分別跟視障和聾人導師合作主持工作坊,主辦機構為香港很有名氣的社會企業“黑暗中對話”Dialogue in the Dark,那次在大陸酒店舉辦的工作坊因為只得我一個聯絡人,和視障導師的接觸特別緊密,加上沒有離開酒店的閒情,連續五天日對夜對的,更深徹體會到他們日常生活的不便;好像我對大陸人的信任程度不高,他們也分享了一些在大陸發生的可怕經歷,可是他們只能提高警覺和拋開不愉快的記憶,繼續遊走各地,那需要高情緒智商和很大的勇氣,看著看著他們,我彷彿都獲得一些多得溢出來的勇氣。 

和聾人導師合作後,驚覺肢體語言的多樣化,也非常漂亮,他們不停接收訊息卻無法精準的表達出來,因為手語的變化有限,具體的東西好像菜和水果,都停留在類型的描述上,就是說他們告訴你喜愛吃菜,卻沒有辦法說明是通菜或者韭菜,要傳達細膩的訊息,就要寫出來,要是對食物挑剔的我無法具體說出要求,必定很難受,而且經常要用文字表達也很花功夫,想著想著,就想問他們借忍耐,一個他們用之不盡的素質。 

幸與不幸,從來都是相對的,希望身邊的朋友都懂得珍惜所擁有,要是發覺勇氣和耐性不夠用,不妨向上述的朋友借,應該比向神靈借庫更“見洗”。

2014年2月10日星期一

今日食蘿蔔未?

兩年前認識了一本書叫 “Whale Done”,是著名管理學人“Ken Blanchard” 出品,內容圍繞訓練殺人鯨的方法。作者觀察訓練員透過不同的技巧訓練殺人鯨而獲得靈感,引申一套管哲學,就是良好關係的重要性。殺人鯨擁有令人類害怕的殺傷力,訓練員既不可以得罪牠,也沒有辦法和牠們透過言語溝通,比起一般同事之間的相處,客觀環境已經要困難得多,如果訓練狗隻,還可以用體罰,體罰殺人鯨嗎?細路哥都知道不行,可想而知,要他們合作,只能賞、無從罰。 

要賞不要罰正是我的培訓信念,和我用蘿蔔做公司招牌的道理不謀而合,蘿蔔的構思是借用了傳統管理學說中的“蘿蔔和棒”概念,就如圖中示範,總是讓驢有向前的動力,如果動力不夠,就用棒打的方法偶爾加強力度,就這樣把小驢的表現控制著。我的信念是只要蘿蔔對胃口,根本不用棒,小驢都會動力十足。舉個例子,蘿蔔於我在工作上是委託/授權/信任/發揮空間/自由度等等,老闆只要提供以上的條件,我就乖乖的努力達成任務;相反,如果把我規範在狹小空間,連工作步驟都要我逐一跟隨,我就會失去興趣,步伐變慢,此時若然用責罵的手法,非但起不了鼓勵作用,反而令我生厭,造成雙輸局面,那又可苦呢! 

或許有些上司會反駁,公司不一定容許自由度,很多機構也有無數的規矩要遵守,作為下屬的也要諒解。這個說法是把重點放錯了位,尊重別人的意願是態度,就好像“同理心”一樣,是以正面的態度了解對方的想法、需要,然後尋找共鳴再發展共容空間,運用同理心不是對客“什麼都應承”,不等於對下屬“遷就”,也就是說,蘿蔔不盡是具體的東西,精神支持也很重要,所以對胃口的蘿蔔可以無形無相,有時又分量十足,十分考上司的管理能力。 

當我介紹愛思卡片設計的時候,因為時間不多,都說蘿蔔是欣賞/讚美人的說話,不但要常常請人吃蘿蔔,也不要忘記餵自己食靚蘿蔔,你今日食左未?